logo
衢州
我的老师日光先生
发布日期:2018-06-19 14:14:37 来源:浙江在线衢州频道 作者: 本站编辑:小钟

   1960年,我开始就读于江山中学,祝日光老师担任学校党支部书记,我们都叫他祝书记。当年,先生风华正茂,给我印象是英俊干练、儒雅恭谦,处人略显矜重,处事每见缜密,一袭读书人模样。在全校大会上,先生作报告,句句清晰,字字珠玑,绝少空话。偶读先生文稿,见每字都置方格之右下角,大小均在5毫米上下,绝无参差涂抹。或许我对写字的天然爱好,所以内心即刻拉近了与先生的距离。一段时间,我也学着先生的写法,把字写到方格子的一角,但终究没有那份耐心,最后还是放弃了。但先生做人做事的认真态度,却深深地印入了我的心田。

  |祝日光老师

  在校期间,由于偶然的机会,得以造访先生寓所。我才知先生藏书甚是丰富,其中不乏中国四大名著等古典文学经典,而《唐诗一百首》、《宋词一百首》等诗词书籍更是不胜枚举,由此益发加深了我对先生是个“读书人”的印象。可见,后来先生在诗词方面造诣之高,实非偶然。

  毕业离校后,我到工厂做工人,而先生一直在校当领导,80年代初又调为广电局局长。我少有拜会先生的机会,只从在广电系统工作的同学口中得知,那几年广电局得到的荣誉是年不间断。

  1995年,谊兄郑天生与我步韵唱和了一首《水调歌头·重上江郎山》,见之于《江山日报》。几天后,先生次韵和了一首。此时,我才惊悉先生在诗词方面已有很高的造诣。

  |郑天生(江山中学1960届高中校友,1966年清华大学毕业)

  刘毅

  水调歌头·重上江郎山

  灵秀江郎石,欲吻碧云天。

  芙蓉倒插三朵,诗思万斯年。

  笑揖开明百佛,

  信步丹梯千级,

  携侣手相牵。

  极目天桥上,小憩慢争先。

  朝得句,暮濡墨,乐华颠。

  雕虫寄兴,儒雅敢诩学坡仙。

  何必匆匆步履,

  莫若宽宽胸际,

  万事半心专。

  但愿春长在,诗意满人间。

  郑天生

  水调歌头·重上江郎山

  拔地三峰耸,托定半边天。

  突兀顶天石柱,崛起在何年?

  旖旎风光无限,

  端的江山如画,

  将我梦魂牵。

  万代留胜迹,江郎马当先。

  辟新径,攀峭壁,达峰巅。

  神怡心旷,尽弃俗念如登仙。

  何虑功名得失,

  岂管沧桑幻变,

  谋事贵心专。

  苦尽甘来日,金秋满人间。

  祝日光

  水调歌头

  步韵和刘毅、郑天生二学子重上江郎山

  屹屹三峰碧,竿竿接青天。

  仙家琼宇居上,梦觅百千年。

  今日通天有路,

  扶栅拼搏攀登,

  你我两相牵。

  老朽霜飞鬓,少壮自当先。

  风光好,丢杂念,勇登巅。

  光阴似箭,搔首已作酒中仙。

  江邑自古多杰,

  才尽江郎偏见,

  万事在心专。

  共祝山河好,鼓乐满人间。

  有了共同的爱好,我与先生的交往亦日趋增多。如是,我们先后加入了江山市诗词学会、衢州市诗词学会、浙江省诗词学会。我们经常一起出席诗会,一起外出采风,一起切磋诗艺。先生又一次成了我的老师,但由于先生的平易,在更多的时间里,我们是忘年的诗友。

  |江山诗词学会活动留念(一排左四为祝老师,二排右三为作者)

  |祝老师(右)与徐育才老师(中)、作者同在书法展上

  | 1995年江山中学1966届高三甲班同学会合影(一排右七为祝老师,二排左一为作者)

  90年代末,先生不幸身患异疾,未几又经手术治疗,身心创伤不言而喻,但这并未影响其写诗热情,反而对诗词创作倾注了更多的心力,以先生自己的话来说,是“以诗疗疾”、“诗心许国”,见之于诗句:“八载抗癌看敝翁,人夸不死算英雄”,足见其豁达乐观之精神。不仅如此,先生又在古稀之年再度“立雪程门”,参加中华诗词学会函授班,师从陈明强、赵京战老师,深造诗学。先生学诗异常刻苦,《中华诗词》刊中的每首诗作,必详加批阅。为遣词造句,一本《辞海》几乎翻烂。先生的水平提高很快,曾数度在《中华诗词》等全国性诗刊上发表佳作,并得以加入中华诗词学会。

  | 《日光诗词》

  祝日光诗四首:

  江中周甲感怀

  一九九八年

  韶华消去此黉中,但见辉煌忆苦衷。

  学子鹰扬遥祝九,长怀旧雨哭刘公。

  江中感旧叠韵三首

  二○○六年九月十三日

  暌违梁欐燕归来,思绪连翩梦几回。

  宵旰廿年微有志,薪传千计愧无才。

  惊嗟旧雨棋终局,礼遇门徒酒满杯。

  近日校园新易地,一城伫望好楼台。

  得闲访旧一筇来,往事如烟挽不回。

  数稔左灾消体魄,十年浩劫损良才。

  春蚕丝尽曾悬剑,桃李成蹊未举杯。

  喜见今朝兰桂茂,更怀刘老在泉台。

  黉园如画醉中来,丙戌斯年落叶回。

  不见井旁湔洗女,未逢门卫出群才。

  欣闻伟略歌千曲,诚谢时贤酒一杯。

  老朽昨遗桑梓梦,友生旗鼓更登台。

  先生对后辈的提携也不遗余力,在诗会的作品研讨会上,发表见解,往往直抒己见,毫无保留。所以,年轻好学的会员都喜欢“听听祝老的意见”。

  |祝老师在江山诗词学会活动上发言

  3

  2008年初,先生从中山路旧宅搬到西城华庭九层新居,小高层建在江山中学旧址上,那里是先生工作过22年的故址;客厅朝南,阳光充足,居高望远,江城尽收眼底,先生对居所情有独钟。

  |新居前的全家福(二排右三为祝老师,右四为其妻周仪贞老师)

  虽然,此时身体状况已渐渐不好,但先生仍然乐观而笔耕不辍。一日,特意让我到其新居一叙。所谈无非诗词翰墨之类,并有意让我给他客厅写一横幅。先生很客气,所写内容由我自定。我当然乐意为先生尽这一举手之劳。临了笔墨,我想先生酷爱诗词,以诗抗病,十年不辍,就写个“诗心不老”吧。隶书写就,私心还觉满意,于是托裱上墙。几天后,忽然有所感悟:不老,不老,不还是“老”吗?于是我决计不用。由于俗事羁绊,一段时间后,我方濡墨于笔,重写了“诗韵长青”四字。临了装裱,却听说先生住了医院,我与学会诸友去探望,先生高兴地说, “出院后再和大家一同采风去。”可是,老天不遂人愿,先生竟从此不起,我的字也就无从让先生过目,实在是一大遗憾。

  | “诗韵长青”

  先生故去了,在追思灵堂的上方,我为先生写了两幅挽联,一为:“遥记江中九载,教诲谆谆难再得;追思诗苑十年,唱酬眷眷不重来。”

  二为“一往惟谨慎,行止咸循师道官仪,上清如风,上善若水;三馀好雅言,精神独寄诗风词韵,其境高邈,其情率真。”

  先生如天上有知,不知认可与否?

  |作者为祝老师所作挽联

  附:

  忆江南?梦回江中叠韵十四章

  刘毅

  江中好,饮水每思源。

  学海深深深几许,慈航普渡一帆悬。

  师道颂千年。

  江中好,揽胜景观妍。

  仰止梯云风物旧,县河城阙岁华迁。

  阅世不知年。

  江中好,国学赖薪传。

  诸子百家怀圣哲,唐诗晋字效先贤。

  受教沐嘉年。

  江中好,解惑仰师鞭。

  门捷列夫排座次,欧几里德画方圆。

  求索更连年。

  江中好,西话学天边。

  方食苏俄哈啦素,又餐英美拜拜筵。

  再见已多年。

  江中好,啸咏县河边。

  杰阁连云吟古赋,浮莲映日唱新篇。

  诗意伴芳年。

  江中好,争胜汗潺湲。

  跑道回环双足捷,篮球高掷一心悬。

  技竞正青年。

  江中好,惬意舞翩跹。

  歌放楼台饶兴味,曲盈亭榭付淸弦。

  风采亮华年。

  江中好,业稼学屯田。

  野岭挥锄炎日下,当街抬粪冷风前。

  辛苦盼丰年。

  江中好,扰梦费周旋。

  扪虱床前人未倦,熏蚊门后事依然。

  长夜坐如年。

  江中好,菜币八分钱。

  膳食筹谋遗绝响,一荤五素每周全。

  困顿度饥年。

  江中好,好梦叠新眠。

  昨夜依稀升学去,平明方悟此身闲。

  抱撼记流年。

  江中好,抖擞焕童颜。

  前度刘郎今未老,犹敲诗句说流连。

  击节养天年。

  江中好,祝嘏拜黉园。

  大庆八旬应载酒,小诗一碟不言钱。

  漫漫忆当年。

  注:除祝日光、郑天生照片由江中校史馆提供外,本文其余照片均由作者本人提供。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025-84707368。